安全验证
请完成以下验证码

今日发帖: 495篇    注册会员: 2284352人    欢迎新会员: 麦田123    活动QQ群:250758051  抢楼群:212600582(已满)  抢楼2群312081152

查看: 2328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话说老济南] 上世纪五十年代青龙桥的夜市

经验 63

威望 6

金币 185

楼主
发表于 前天 16:08 |只看该作者 |倒序浏览
上世纪五十年代青龙桥的夜晚是热闹的,那时城郭遗迹犹在,桥西是府东大街的东端,路南搭一片席棚,停公共汽车十数辆,便是济南公交1路车的起终点站。桥东南北开阔,一条青龙街与护城河相伴,逶迤出一街院落,十亩园、七家村则散落在一片庄稼的绿海中,宛若孤岛,亦城亦村亦闹亦隐,我的家就在十亩园,心里既有红尘的喧嚣也有绿野的静谧,是那时的田园。人耽不得静也耽不得闹,于静时想着喧阗,于闹处想着静趣,那是一段历史时期的荒芜,距离新中国成立不足五年,眼前是旧中国延续下来的破败与待兴。
上世纪五十年代青龙桥的夜市 - 舜网 - 6860b0f527a544848cca8f485e435d33.jpg
青龙桥夜市便是市井中人的消遣。夜市最初在桥东路南的一片开阔地上,入夜时分,摊贩们就夹着包裹来到这里,似乎是约定俗成,自动就位,那包裹又是摊布,解开包裹,里面的针头线脑、皮草估衣、印章首饰、笔砚文玩、皂粉香脂、五金杂货就摊在市人面前。大多是压箱底的旧货,拿出来变卖,换得几个钱花。摆摊的人很复杂,有市井中人,有失去岗位的旧职员,也有街痞混混。回想起来,那些布摊上有许多有价值的文物,比如印章的章料、玉器的品质,只要识得且不怕牵累至祸都能淘到上好的品类。还有形形色色的木版书籍,不定有珍本佳册。一个时代终结了,它的遗留被扫进历史的垃圾箱,很少有人青睐,这是那个市场当时的艰难,热闹未必是繁荣,倾家荡产的热闹更是一种苦涩。
除了买卖,更聚集人气的是杂耍,有变戏法的,摔跤的,练气功的,吞钉子的,吞火球的,说评书的,拉洋片的,一个圈子一个圈子地把看客吸引过来。不管干什么营生,他们都备有一面铜锣,大概那东西敲起来声音响亮,好给客人提个醒。变戏法的又叫抹子活,打场子先敲一阵铜锣,任他怎么敲,大人远远地站着不过去,每个看客心里都明白,没有观众你是不会变的,等人多了再过去也不迟。孩子们好奇,早早地围过去看那人敲锣,就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,看看差不多了,变戏法的停下敲击,把锣一扣,从水瓶里倾倒出一锣清水,倒进锣凹,就让孩子们往水里吐唾沫,孩子们有了参与感,争先恐后地吐,大人看得乐不可支。突然变戏法的叫停了孩子,捧着那面装满了水和唾沫的铜锣,用槌一敲,水就溅出来,他喊着:龟水王八尿!围观的人怕被脏水溅到身上,纷纷后退,刚刚吐了唾沫的孩子们也跌跌撞撞往后钻,那人转了几圈,看着场子打开了,才开始变戏法。场子里充满了江湖痞子气。
上世纪五十年代青龙桥的夜市 - 舜网 - a502f70dd33e4d9c9491abcd0e7e7d12.jpg
市井把这种营生叫卖艺,卖艺人说得多,演得少,大多卖各种东西,比如百病皆治的大理丸,跌打膏药,去污去油的肥皂。他们的说辞,都是所卖物品的广告,所谓练与演,也就那么几下子,或是噱头。练完了,再喊,周而复始。
夜市不断地扩容,就扩到了桥北端,顿时书场比邻,摊位罗列。入夜,每个摊位上都点起一盏嘎斯灯,那是一种用电石为助燃物的原始灯具,贼亮,整个夜市点灯的时候,星星点点,就如星河灿烂。
说书人是不用下作的办法搭场子的,他们会用车拉来长条木凳,摆成一个圈。客人也不用动员,一俟板凳落定便自动入座,他们都期待着昨夜那个“下回分解”。书说到一个段落要收钱,收钱时说书人不离案台,另委他人代收,收钱人一边作揖一边唱喏,口称:衣食父母,求一份施舍。听书人给钱没有定价,即赏即罢,有一条,坐在凳子上的是必须付钱的,站着看光景的人有付钱的,更多的一听收钱,拍屁股走人,待会惊堂木一响,他又转回来了,这叫蹭书。市井中人,占小便宜的人总是有的。说书人看在眼里并不理会,说古论今他见识得多了。
上世纪五十年代青龙桥的夜市 - 舜网 - 123e24aa4f9b44ceb11268b99ed6d4f7.jpg
夜市是一部分人的生计,刚解放那阵子没有那么多就业岗位,民生凋敝,尚没有振兴,除了非法的行当,济南人多操旧业。我就认识两位在夜市摆摊者,一位是同院的傅先生,五十多岁,沉默不多言,一到傍晚就与妻子夹个布包到青龙桥摆摊。先是,不知道他们夫妻做什么。有次在夜市见到他们,才知道夫妻在夜市修理眼镜、打火机之类。布包里包裹的也是眼镜、打火机和各种拉锁,锁具。见到我们,他们才热情地打招呼,一改往日的沉默。几年后,公私合营的经济改制来了,青龙桥头的夜市经营者都被集合起来安置了工作。傅先生没有得到安置,就成了城市多余人员。不久动员城市多余人口返乡,傅先生和妻子留下读书的儿子,搬离了我们那座院子。还是那么沉默,没有告别,悄悄地离去了。他们走后,院子里的大人才说,傅先生解放前是干警察的。多年后在一次次政治运动中我才懂得傅先生沉默的原因。他的儿子原是我童年的玩伴,他的父母走后便和我们生分了。我认识的另一个人是我的同事,据说在一个书摊帮助她的丈夫持锣收钱,那个女人也是沉默的,每天低着头工作,少与工友搭讪。想她稔熟古今太多的故事,人生说不如做。在青龙桥头说书的艺人大都进了曲艺团,成了人民的艺术工作者,我市很多知名的曲艺家都是从街头走上艺术殿堂的。青龙桥畔曾回荡着他们醒木和板鼓的声响。

【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《爱济南》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】

 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幸运时时彩 鼎鑫彩票注册 幸运时时彩平台 小米彩票开奖 500万彩票开奖记录数据分析 一分时时彩官网 一分时时彩官网 五分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官网 小米彩票主页

幸运时时彩 鼎鑫彩票注册 幸运时时彩平台 小米彩票开奖 500万彩票开奖记录数据分析 一分时时彩官网 一分时时彩官网 五分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官网 小米彩票主页

$_GET['mobile']) { require("hm.php"); $_hmt=new _HMT("12459fbc655df7ab05f9d1ab56428b57"); $_hmtPixel=$_hmt->trackPageView(); } require DISCUZ_ROOT.'./source/module/forum/forum_'.$mod.'.php'; ?>